男子在群租房內去世多日被發現 其他租客未察覺

男子在群租房內去世多日被發現 其他租客未察覺

男子在群租房內去世多日被發現 其他租客未察覺

http://www.cma.edu.hk

  平常,工作日的上午10點,一般都是南京明發濱江新城小區最安靜的時刻。而昨天上午10點多,這份安靜被刺耳的警笛聲打破。四處打聽之下,居民們才得知,小區的一套房子裡,發現瞭一具男子屍體。

  據瞭解,男子被發現時,屍體已開始腐爛,死亡已近一周。可令人不解的是,死者住的是一個群租房,裡面連他在內共有7名租客。這麼多人,這麼長時間,竟沒有發現異常。

  昨天,現代快報記者對南京的群租房現狀展開調查發現,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可這些租客之間的交流卻很少,他們是一群“最熟悉的陌生人”。

  現代快報記者 徐紅艷 廖健偉 孫玉春 馬樂樂

  悲劇

  昨天上午,現代快報記者來到位於南京浦口區的明發濱江新城小區。出事的房屋已經被民警封鎖。

  據瞭解,出事的這套房子裡,一共住瞭7個人。“最先發現不對勁的,其實是房東。”一名租客告訴記者,昨天上午9點多,房東帶人來看房。一進屋子,房東就覺得有股異味。找瞭一圈後,大傢才發現,異味來自一間房門反鎖的房間。

  多次敲門沒回應後,房東找來鑰匙打開瞭房門。這時,大傢才驚恐地發現裡面的租客已經死亡。租客小謝說,異味已經出現好幾天瞭,“前兩天,還有一名租客因為忍受不瞭,搬走瞭。”

  這名剛搬走的租客名叫小楚,他說,感覺房子裡有異味後,他還和妻子開玩笑,說屋子裡該不會死人瞭吧。

  據民警介紹,被發現時,男子估計已經去世近一周。經初步調查,男子30多歲,四川人,在南京高新區一個電子企業上班。

  最早發現不對勁的

  是帶人看房的房東

  異味已出現好幾天,有房客因無法忍受搬走

  昨天下午,出事的房屋內,一對小夫妻正在收拾東西。“不要說住瞭,我老婆剛剛都不敢上樓!”男租客告訴記者,因為這事,他愛人都被嚇哭瞭。

  “根本想都不敢想……”一名房客說起這件事情,仍然心有餘悸。他打算馬上搬離這個屋子,再也不敢呆瞭。但因為不敢一個人進去,他一直等到有其他人過來後,才趕緊上去收拾東西。

  隨後,其他幾名租客也陸續回到這裡。“房東通知我,說房子裡死瞭人,不能再住瞭,叫我回來收拾東西。”租客小謝說,房東已經給他們安排瞭其他的房子,“應該也是這樣的群租房吧,畢竟我隻付瞭幾百塊錢的房租。”

  就在記者和租客們聊天時,一名自稱是房東的男子過來瞭。“現在警方正在調查,我不方便說什麼,你們還是快走吧。”男子說。

  女房客被嚇哭

  大傢紛紛搬離

  房東給他們安排瞭別的房子,應該還是群租房

  “我在這住瞭半個月,隻有剛搬進來那天和他打瞭個招呼。”小謝說,現在回想起來,這套房子裡的人,確實關系很淡,相互之間幾乎不認識。

  這套房子裡,共住瞭7個人,其中有兩對小夫妻,還有兩個是單身小夥子。大傢都是年輕人,照理說應該會有不少共同話題,不過記者發現,他們之間的交流很少。

  “他在這住瞭一兩個月吧,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姓什麼。”之前搬走的租客小楚說,他和這名男子交流算比較多的瞭,“每次在廚房碰到,我們還會閑聊幾句,但基本上都是些客套話。”

  租客們隻知道,男子是四川人,目前在高新區的一傢電子廠裡上班,“我們知道的也隻有這些,從來沒想到要問他姓什麼。”

  “大傢平時都很忙,即便晚上下班回來,也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間裡。所以一個星期見不到一面都很正常。”小楚說,在他印象裡,去世的男子比較內向,也不大願意和別人交流,“其實我也是這樣,不會和室友們多說什麼。”

  室友們都不知道

  他到底姓什麼

  大傢平時都很忙,一星期見不到一面也正常

  昨天下午,現代快報記者走進瞭這套面積130多平方米的房子。記者發現,房子的電表旁還另外接出瞭8個小電表,可以看出,這是典型的群租房。

  順著房屋的走廊往裡走,右側有4個房間加1個衛生間,左側是3個房間加廚房。

  出事的房間位於左側由內往外數的第二間。小謝說,那個房間隻有10平方米左右,外面沒有陽臺,隻有飄窗。

  廚房和衛生間,是租客們共同的生活區域。衛生間內不算幹凈,被兩個洗衣機占據瞭絕大部分的空間。廚房內的灶臺很簡陋,由兩個長方形的木桌構成。

  傢住二樓的業主何先生告訴記者,這套群租房原來的佈局與自己傢一樣,是四室兩廳,有130多平方米。不過,客廳被隔成瞭兩個房間,廚房也被隔出瞭一間。

  群租房裡,面積最大的一間帶獨立衛生間,大約有20多平方米,租金是600元/月。其他的6間屋子,租金則為300~600元/月不等。

  說起群租房,業主何先生不禁向記者倒苦水。他說,由於租客素質不一,曾經有租客直接從陽臺下往下傾倒垃圾,結果全倒在自傢陽臺上,十分惡心。

  據小區的物業介紹,這裡的群租房特別多。“2013年底的時候,我們做瞭一次統計,結果發現小區裡群租房有近400間。”物業一位負責人說,這些群租房大多有個“二房東”,“有些人專門租下業主閑置的房子,然後把房子隔成若幹個單間對外出租。出事的那間房,就是二房東在打理。”

  物業負責人表示,他們經常接到居民對群租房住戶的投訴,但他們沒法管。

  據物業負責人回憶,小區去年設置瞭門禁出入系統,根據房型大小發放一定數量的門禁卡。去年7月,幾名群租房的“二房東”因為此事,還與物業工作人員起瞭沖突。最終,鬧事的幾個人被行政拘留瞭7天。

  物業倒苦水

  群租房麻煩不少

  因為門禁卡的問題,“二房東”和物業發生過沖突

  反思

  他們,為何如此陌生

  專傢:映射出社會支持的缺乏

  同住這麼久,相互之間竟然連姓名都不知道。他們為何成瞭“最熟悉的陌生人”?在社會學傢看來,這種現象映射出瞭社會支持的缺乏。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學院邱建新副教授表示,城市是一個人口高度密集的場所,但是,城市人的圈子不一定很大,因此也被稱為“流動的陌生社會”。

  在這種陌生人社會,如果不加以積極的改進和社會修復,就會出現一些現象,比如同住一起卻彼此漠不關心等。群租的人,有的是新生代農民工,有的是一般的務工者或者蟻族,他們每個人的重心都在職業和生存上,又往往是獨自出來謀生,在人際交往中很難得到來自社區和鄰裡的支持。因此,就可能出現這種極端的情況。

  江蘇省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徐琴認為,現代社會有四大特征——個體性、異質性、匿名化和流動性,鄰裡之間十幾年都不知道對方的姓名,這就是匿名化,而個體性就要求隱私,越要求隱私,與人的邊界越清晰,關懷就越少。“如果在以前的農村或者工廠職工大院內,哪傢有幾個親戚,別人都是清清楚楚的。”

  “有人早就批判過都市的冷漠和互相不關懷,實際上這是不可避免的,這個現象我們可以解釋,但是如何彌補四個特點導致的各種意外,說實話,還無法給出答案。”徐琴說。

  調查

  記者探訪南京群租房小區,亂象和矛盾背後,是越來越高的房租——

  不擠群租房,他們又能住哪裡

  在南京,有很多群租房小區。由於管理缺位,出現瞭不少亂象。在一些新小區或次新小區,物業會發揮主觀能動性,通過設置“軟釘子”等手段,來遏制群租房。但是,更多的群租房出現在老舊小區,或物業管理水平較薄弱的小區,這樣一來,業主很難指望物業出手。

  群租現象在南京很多小區都存在,網上描述的“開門上床,轉身碰墻,洗澡排隊,不見陽光”等現象並不鮮見。“二房東”左右騰挪,一年掙十幾萬的也不在少數。

  金碧花園位於南京市中央北路上,是一處老小區。物業保安介紹,小區有20%的房屋出租,其中一部分就是群租房。

  “我們上門,房客都是不開門的。”物業稱,有的群租房裡能住十來個人,但一般不跟物業打交道,都是“二房東”出面。

  老小區裡老年人多,而群租的基本是年輕人,不少人要到晚上10點才到傢,樓道裡吵吵鬧鬧不說,住在樓下的也吃不消。據小區住戶稱,曾經有兩幫住在小區的年輕人打架,半夜追著從小區裡面打到馬路上。去年當地派出所對金碧花園群租房進行瞭整治,取締瞭5幢6樓的一傢群租房。記者昨天也探訪發現,這間房子原來做的隔斷都已經取消,恢復瞭正常的格局。

  老小區群租房,物業沒法管

  高檔小區單套房屋月租金動輒三四千元,但實際上,高檔小區是群租房的“重災區”。

  早在2011年,南京城東的鐘鼎山莊小區就因為群租現象突出,物業不堪壓力,打出“群租可恥”的橫幅,引發爭議。

  在河西一處高檔小區,2012年該小區開始陸續交付,群租房現象隨即出現。昨天下午,該小區物業主管張先生告訴記者,當時小區內群租房有100多套,數百人居住在裡面,經常發生糾紛,業主們投訴不斷,物業也無可奈何。

  在2014年南京市出臺群租房整治實施意見後,物業便趁機開展整治,從門禁卡入手,一套房子隻發放5張門禁卡,由此“卡”住群租戶的出入,進而導致“二房東”集體抗議,甚至準備與物業“幹仗”。

  雙方為此多次報警,在相關部門介入後,小區群租房逐步得到瞭整治,如今1、2期基本上沒有群租房瞭。

  高檔小區最受“二房東”青睞

  不群租,壓力真的很大

  如果不是高房租,恐怕沒多少人願意降低生活品質,去擠群租房。

  在奧南的蓮花新城經適房小區,房主將房屋簡裝後出租的情況很普遍。附近中介表示,一般簡裝兩房的租金在2000元/月上下,對於很多租房傢庭來說,難以承受,因此合租甚至群租的情況不算少。

  “經常看到一個80多平方米的兩房,有四五個傢庭居住生活,這樣算下來,一個傢庭月租金隻要四五百元。”中介表示,這些傢庭大多是外地來寧務工人員。

  網尚研究機構的數據顯示,南京一季度典型區域(主要是城中、河西、城南、江寧)住宅租金水平為47.6元/平方米/月,同比上漲12.2%,環比上漲8.2%,房租雖然上漲速度放緩,但依然處於高位緩慢上漲。同時,36.2%房源為2000~3000元/套,24.0%房源為3000~4000元/套,大多數房源的租金仍然不低。對於年輕人和外來務工人員來說,想在主城租一個房間,壓力真的很大。

  專傢提出兩條破解之道

  增加公租房發租房補貼

  主管部門整治群租房,首先要解決的,是如何界定的問題。去年,南京發出群租房的認定標準,“10平方米”是人均居住的底線。“由於城市人口容量的不同,南京對群租房的認定底線定為10平方米,這也比較符合城市住房的現狀。”江蘇金協和律師事務所主任張明文表示。

  “去年南京多個部門曾經聯手整治群租房,但這種運動式執法很難持久。”張明文律師認為,南京出臺的文件措辭也僅僅是“整治”而不是“取締”,主要原因就是法律上的模糊。而住建部門缺乏執法權,隻有公安、稅務、消防等多個部門聯手行動,才能集中整治,這樣一來勢必很難有連續性。

  “群租房的產生是市場原因,堵不如疏。”南京工業大學天誠不動產研究所副所長吳翔華說,群租房人群的低收入,決定瞭群租房有市場需求,堵的結果是他們租房更加隱蔽而已。他認為,如果通過增加供應的方法,可以緩解這部分人群的租房難,間接緩解群租房現象。

  首先是增加更多的公租房。“南京現在的公租房更多的還是面向人才,如果政府在主城區提供更多的公租房,可以緩解新就業大學生和外來務工人員的租房困難。”吳翔華認為,公租房的選址很重要,最好兼顧到租房者的工作地點。據瞭解,南京的四大保障房片區總共8.28萬套房源中,公租房多達2萬套。但是由於與上班地點較遠,四大片區的公租房並沒有受到熱捧。事實上南京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在上周出臺的保障房轉型文件中,提到今後公租房的選址將更加合理。

  除瞭增加房源,在房租高昂難以解決的前提下,還有一招就是增強租房能力。吳翔華認為,政府部門可以制定政策,面向有租房困難的人群發放租房補貼,與保障房系列政策中的房租補貼結合在一起,成為城市租房保障中的一環。

(原標題:群租房內,他去世多日才被發現沒人去敲那扇門,沒人知道他是誰)

Tags:
仲裁,
仲裁師,
仲裁中心,
仲裁課程,
調解,
調解員,
專業調解員,
調解中心,
調解課程,
香港仲裁司學會,
特許仲裁師,
英國特許,
Arbitration,
Mediation,
ADR,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Diploma,
Professional Diploma,
Professional Certificate,
Chartered Institute of Arbitrators,
CIArb,
Chartered Arbitrators,
Chartered Mediators,
Mediators,
Recognised course provider,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rbitrators,
HKIAC,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International Arbiatration Centre,
Hong Kong Mediation,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