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5年助叔侄冤案翻案我隻是做瞭應該做的浙江叔侄冤案模范檢察官

檢察官5年助叔侄冤案翻案:我隻是做瞭應該做的|浙江叔侄冤案|模范檢察官

檢察官5年助叔侄冤案翻案:我隻是做瞭應該做的|浙江叔侄冤案|模范檢察官

http://englishelc.hk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檢察官助叔侄冤案翻案

向前
向後

  2013年12月6日,烏魯木齊,最高人民檢察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聯合召開大會,授予張飚全國“模范檢察官”、自治區“優秀共產黨員”榮譽稱號。圖/CFP

  張輝、張高平叔侄冤案,是去年的輿論焦點。

  因涉及2003年發生在杭州的一起強奸致死案,兩人分別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和有期徒刑十五年。2005年,張高平被送到新疆石河子監獄服刑。其間,張高平一直喊冤,引起檢察官張飚等人的重視。張飚他們分析案情後,一直堅持幫助申訴。去年3月,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張輝、張高平強奸再審案公開宣判,撤銷原審判決,宣告兩人無罪。

  張飚,新疆石河子市人民檢察院監所檢察科原檢察員,2011年退休。從事政法工作32年,他被最高人民檢察院授予全國“模范檢察官”等榮譽稱號。助叔侄倆翻案,張飚堅持瞭5年。因為這份堅持,張飚被媒體稱為“冤案平反的幕後英雄”,被律師們稱為“體制內的健康力量”,還榮獲瞭2013年“最美檢察官”的稱號。

  在今年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傢主席習近平指出,全體政法幹警要學習張飚的先進事跡。4月8日,中央政法委下發通知,要求學習宣傳張飚嚴格執法、公正司法,要讓老百姓從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近日,張飚接受瞭新京報記者專訪。談起叔侄冤案的平反,他說,我隻是做瞭我應該做的,這是駐監檢察官的職責。如果說我有什麼特別之處的話,我想就是我更能堅持吧。

  【談翻案】

  對服刑人員的申訴應更重視

  新京報:現在提到你的名字,公眾就會想到你在叔侄冤案翻案過程中所做的努力。回過頭看這個案件,你覺得最根本的問題出在哪裡?

  張飚:還是司法理念問題。那時還是“疑罪從有”的司法理念,辦案的公檢法部門按照這個思路去做,結果就有瞭刑訊逼供,造成瞭錯案。

  新京報:在談到平反這個案件的過程時,你曾在央視采訪你的時候掉眼淚,是因為這個過程很艱難嗎?

  張飚:確實很艱難。

  新京報:難在哪裡?

  張飚:跨地區的協作比較難。比如,我這邊發現張高平的案子有很多疑點後,單位發瞭5次公函,這是非常正式的按照程序走的,但是回應並不多,我隻能一次又一次打電話,希望他們能夠重視。

  新京報:那時張高平自己沒有申訴過嗎?

  張飚:他說他在服刑期間也寫瞭不少申訴材料。

  新京報:這說明申訴在執行過程中是有問題的?

  張飚:至少我覺得是不夠規范的,也說明我們對服刑人員的申訴材料還不夠重視。因為判你有罪後,你再申訴,就有一種否認原審判決、好像與法律相對抗的感覺。我想對於服刑人員的申訴,有關部門應該更加重視。

  新京報:在這個案子糾錯的過程中,國傢有關司法部門有沒有介入?

  張飚:一般來說,這麼有影響的案件,浙江在平反前都要向最高檢和最高法匯報的,我想國傢有關司法部門都介入瞭,他們對這個案件的平反都是有推動的。

  新京報:你認為你在其中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

  張飚:我隻是做瞭我應該做的,這是駐監檢察官的職責。如果說我有什麼特別之處的話,我想就是我更能堅持吧。我還要說,這個案子能夠平反與石河子檢察院的支持是分不開的,領導都很支持我,也是和浙江省公檢法機關勇於糾錯分不開的。

  【談冤案】

  要解決“公檢法三傢走得太近”

  新京報:你認為冤假錯案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張飚:有辦案幹警責任心不強的問題,也有片面追求破案率的問題。當然,不排除有人為瞭私人利益故意辦錯案。

  新京報:從一名基層檢察官的角度來看,如何防止產生新的冤假錯案?

  張飚:一個錯案的產生,要經過公安、檢察院、法院三道程序,他們都有各自的職責,對各自的工作也起到相互制約的作用。正常來說,這會大大減少冤假錯案的發生幾率。但是有些地方也存在公檢法三傢走得太近,監督制約不力的問題,這個問題要解決。另外,公檢法部門還應該改變以往“疑罪從有”的司法理念,貫徹“疑罪從無”的司法理念。

  新京報:近期,中央政法委出臺瞭相關規定,提及冤假錯案終身追責。你認為這對基層公檢法部門防止冤假錯案有什麼好處?

  張飚:這個制度非常好,我認為制度就是要制約幹警在辦案時的隨意性。沒有制度,人管人不容易管。終身責任追究這個制度更加嚴厲,讓幹警在辦案時需要更加謹慎認真,避免發生錯案。不過,這個制度還需要很好的執行,不能有效執行,制度就變成瞭一張紙,所以如何有效執行更為重要。

  【談減刑】

  減假暫新規可監督公正減刑

  新京報:近期,中央政法委公佈瞭廣東健力寶集團原董事長張海違法減刑等一系列案件。違法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引起瞭公眾廣泛關註。在基層,這類情況發生的多不多?

  張飚:在我們這邊發生的不多。

  新京報:你是駐監所的檢察官,“減假暫”都是需要經過你們監督嗎?

  張飚:是的。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屬於刑罰變更執行,檢察機關有依法監督的職責。

  新京報:在“減假暫”的這些程序中,你覺得是否存在漏洞?

  張飚:程序上是沒有漏洞,但如果犯人的親屬花錢、用其他權力來腐蝕涉及這些程序的辦案人員,而極少數辦案人員又經不起誘惑,就有可能出問題,這也是我們監督的重點。

  新京報:最近中央政法委還出臺瞭針對職務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詐騙犯罪、組織(領導、參加、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這三類罪犯“減假暫”的相關規定,提高瞭最低刑期。你怎麼看這件事?

  張飚:其實基層也是這樣,違法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案件大多數是這三類人員,所以我覺得這個規定是比較有針對性的。

  一方面對有這樣想法的犯人形成震懾,告訴他們不要妄想用其他手段試圖減刑,另一方面對涉及減刑假釋程序的幹警也是一個提醒,更好地監督他們公正減刑,讓他們更好地履行法定程序。

  【談退休】

  

  救助信太多,更願意過平淡生活

  新京報:現在你和張高平還有聯系嗎?

  張飚:過年的時候他給我打瞭電話,我們聊瞭幾句。

  新京報:張高平案件的平反,給你帶來瞭很多榮譽。從一位默默無聞的駐監檢察官到公眾人物,這對你的生活有沒有影響?

  張飚:其實我退休後就是想安度晚年,和孩子們在一起,結果沒想到這個事情出來以後就不能和孩子們在一起瞭。我女婿經常出差,女兒工作也很忙,我原來想去烏魯木齊幫他們帶孩子,但是現在很難。

  新京報:為什麼?

  張飚:我的事情是去年報道的。報道出來後,我經常都會收到全國各地的求助信,希望我能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新京報:有多少信件?

  張飚:隔三差五就會有,實在太多瞭,我沒統計。

  新京報:這些信件你是怎麼處理的?

  張飚:都是我先仔細看,看是否真的存在什麼問題,提出我的建議,盡可能幫助他們。我想說的是,我現在已經退休瞭,不能隨意處置這些信件,求助者應該把這些信件轉給有管轄權的部門辦理。

  新京報:因為成瞭公眾人物,即使退休也要處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不能照顧傢人,傢人對你有沒有抱怨?

  張飚:傢人還是很支持的,都告訴我要註意身體。其實說真心話,我還是願意退休以後平平淡淡的生活。

  一個錯案的發生,會給當事人的人生帶來非常嚴重的後果。很可能因為被冤枉,他的人生從此就會變得暗淡。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說,需要給辦案人員套上一個緊箍咒,讓他們按照法律程序依法辦案。——張飚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邢世偉

Tags:
補習社,
英文補習 ,
補習英文,
中文補習 ,
補習中文,
英文課程,
暑期課程,
補習數學,
數學補習 ,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