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定機場碼頭遭荒廢的“三空”憂思錄

羅定機場碼頭遭荒廢的“三空”憂思錄

羅定機場碼頭遭荒廢的“三空”憂思錄

www.gurkhaguard.com.hk

羅定火車站廣場一半長滿荒草,廣場上還有一頭放牧的牛“化解歷史債務、甩掉歷史包袱”,一直是羅定市政府和財政局年度工作的重要任務1989年,退伍回鄉不久的梁雄民,有瞭一個重大的使命:參與建設中國第一傢縣級飛機場——廣東羅定機場。20多年過去瞭,梁雄民成瞭機場場長。不過,他自稱是“看門的”:整個機場和航空公司,總共20多人,1996年停運至今,隻有部隊和航空學校租借場地訓練。2012年,初春的粵西,乍暖還寒。羅定機場,銹跡斑斑的鐵門打開著,烏雲之下,機場大樓與群山之間,是大面積的荒草地,飛機跑道淹沒其中。在機場大廳,顯得破舊的窗口貼著“乘機登記處”和“機場建設管理費收費處”的標識。大廳正在進行裝修,室內凌亂,部分墻壁被刷出瞭新白。“有人笑我們在羅定的西伯利亞工作,因為這地方離城裡好幾公裡。”梁雄民對《瞭望東方周刊》記者說,為瞭讓過來訓練的客人有個安坐的地方,機場決定將原來的售票大廳重新裝修一下。雖然仍由政府“埋單”,但機場的日子有些拮據。最近,有員工向梁雄民抱怨,裝修工人幾天賺的錢,可以抵得上自己一個月的工資。7公裡之外,羅定火車站。中鐵(羅定)鐵路責任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賴文,也在他的現場辦公樓,一呆就是20年。辦公樓外面的廣場,坑坑窪窪,偶有私人過來學車。廣場的另一半長滿荒草,一位老人正在放牛。二十年過去瞭,這條“溝通大西南”的鐵路,現在還是“斷頭路”,並且長期“吃不飽”,幾乎成為附近粵瀧火電廠的運煤專線。再往北五六十公裡,是羅定在鄰縣鬱南的“租界”—建於上世紀90年代的南江口碼頭。2008年之後,南江口碼頭也成為火電廠的專用煤碼頭。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在羅定人印象中:機場可以放牛,火車站鐵軌生銹,南江口碼頭幾乎閑置。山區躍動羅定市,廣東省雲浮市下屬的一個縣級市,東鄰雲安縣,東南接陽春市,西南部靠信宜市,東北連鬱南縣,西部與廣西岑溪市交界。歷史上一直是嶺西南的一個重鎮,史稱“撫綏重地,門庭巨防”,明朝還有“全粵要樞”的美譽。羅定市三面環山,境內由南向北註入西江的瀧江,曾是當時羅定主要的進出通道。東西兩面的重重山嶺,大大增加瞭羅定“面向珠三角,溝通大西南”的難度。“直到1993年,整個廣東山區的公路還都處於半癱瘓的狀態。從羅定到廣州,要過兩個渡口,輾轉十多個小時才能到達。”梁雄民回憶。自1979開始,羅定便提出“跳出山區、建設山區”的口號,辦起“三來一補”企業。上世紀90年代,羅定一度被譽為廣東省山區利用外資的“一面旗幟”。原羅定市委書記陳汝福曾表示,“山區窮,資金緊缺,但羅定從未間斷過對基礎設施的投資,並將之作為投資的重中之重。”20世紀90年代初期,羅定明確提出“面向三角洲、溝通大西南、建設羅定市”的口號,當時的目標是“水陸空立體式交通發展”。1991年3月20日,羅定機場首先動工。當年底,機場竣工並通過驗收試飛。不久後,羅定縣航空公司開通深圳、廣州和珠海三地的航班,周一至周六每天一班。一首七絕記錄瞭當時的情景:山區出瞭大新聞,縣級機場振奮人。六萬城鄉觀盛況,都雲羅定大翻身。1993年底,羅定機場由通用航空機場擴建為民用航空運輸機場,等級為3—B,跑道由原來的600米擴至2300米,可升降82座客機。這一年的12月28日,對羅定來說是“濃墨重彩”的一天。羅定撤縣設市暨羅定火車站奠基、民用航空機場擴建工程竣工、體育館主體工程落成、海關辦事處掛牌慶典儀式隆重舉行,包括羅定籍高層領導在內的各界人士共1300多人參加。不久後,總投資8.46億元、總長62.15公裡的三茂線春灣站至羅定鐵路(羅春鐵路)也開始動工,羅定又成為全國第一個自籌資金修建地方鐵路的縣。同期,羅定在50公裡之外的鬱南縣境內,瀧江匯入西江的入口處,建設南江港。此外,羅定地方公路建設也掀起瞭前所未有的高潮。相關資料顯示,1991年後的5年間,羅定新建地方公路50條共200多公裡。先後於1991年和1996年引進外資,擴建國道324線羅沖段和羅梅段,建成雙向6車道、雙向4車道水泥路面一級公路。1994年2月6日,《人民日報》第二版的《刮目看羅定》寫道:“一個水陸空立體交通網,已不是山區人的憧憬,而正在變成現實。”債務累累1994年4月28日,才撤縣設市一年的羅定,被當年成立的雲浮地級市代管。而在這之前,羅定一直是“三羅”(羅定、鬱南和雲浮)之首,經濟總量一度在整個肇慶地區排第二位。對於羅定來說,眼前更加沉重的現實是,從1992年開始,機場、鐵路、港口和公路等大項目造成的“長命債”,不僅讓不少工程承包者陷入困境,也成為歷屆羅定政府沉重負擔。2007年,《法制日報》的一篇報道《湖南法官為何淪為“上訪戶”》,引發社會對於異地執法制度缺陷的大討論,實際上也是羅定債務纏身的一個反映。該報道說,2007年1月23日,湖南新邵縣三位法官來到羅定市追債,不但遭當地政府“幹預”,而且被迫走上“上訪”之路。“每年都有法院來羅定要錢,我告訴你們,誰都沒有要到錢!包括我們中級法院和省高院都沒有要到錢!我們欠瞭幾個億。”羅定副市長肖達新對湖南三位執行法官說。在“幾個億”中,歷時近10年建成的羅定鐵路就花瞭8億元,而當時鐵道部共撥款0.5億元,交通建設專項國債資金提供1.8億元,剩下的大部分資金全由羅定政府籌集。由於羅定及周邊地區經濟總量小,加之羅定線未能與其他鐵路線聯網,2003年到2008年,羅春鐵路平均每年貨運量92萬噸,其中一半多是給附近的火電廠運煤,遠低於當時設計運輸能力,年運營收入不足800萬元。“以鐵路養鐵路”的設想難以實現。截至2006年5月,僅羅定鐵路,就讓羅定政府負債7.3億元。“前幾年,羅定是有拆東墻補西墻的情況,拖欠工程款也是沒辦法的事。”羅定市財政局一位退休幹部對本刊記者說。《南方農村報》報道,據不完全統計,到2004年,羅定市在公路改造中,共拖欠1.6億多元工程款。實際上,加上政府撥款、群眾集資和外商投資,工程款資金缺口隻有6000萬元左右,“多出來的1億元是給挪用掉的”。據廣東省有關部門審計,這1億元當中,用於購買政府用地2000萬元,用於修羅定鐵路1600萬元,修建羅定賓館400萬元……2004年後,324國道,一度成為羅定的新“傷疤”。由於公路經營收入欠佳,外商拒絕在道路維修上投資,僅靠部分挖補維修及小補小修,路面狀況惡化。直到2010年,經過廣東省和雲浮市通過回購外商持有股份,並投資進行大修,才得以徹底解決。羅定市官方資料顯示,2005年11月到2006年底,羅定以鐵路“打包出售”為主,處理歷史債務11.8億元,其中削減債務3.6億元,負債總額降為4.4億元。而這一年,羅定行政事業單位的資產總額為20億元。“歷史遺留問題”對於上述“歷史遺留問題”,本刊記者多次提出采訪主管鐵路、機場和港口等重大項目的羅定市常務副市長曾樹榮,但均未被羅定市委辦工作人員同意。在本刊記者采訪的前幾天,賴文還收到羅定市政府轉發過來的一封群眾意見書,要求羅定鐵路方面給予回復。意見書反映,老百姓多年期盼的羅岑鐵路,為何到現在還不能完工,是不是中間存在貪污。“都不知道怎麼回復,”賴文說,“(羅岑鐵路)搞瞭那麼久都搞不通,群眾抱怨很多,政府管不瞭,我們老板也很頭疼。”2005年,在資金嚴重不足的情況下,羅定市政府有瞭“不求所有,但求所用”想法。次年8月,深圳市中技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4186萬元的凈資產收購及承擔約7.3億元的債務為條件,拿下羅定鐵路100%的產權。3個月後,春羅鐵路和羅岑鐵路再次易主,接手的是天津宏峰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4月更名為國恒鐵路)。10年中,羅岑鐵路的投資預算也經歷4次調整,由2001年最初的9.93億元調整為2011年的26.61億元。2011年9月,《中國經濟周刊》的一篇報道說,國恒鐵路在未履行相關決策程序的情況下,違規劃轉鐵路建設募集資金。該報道質疑,國恒鐵路會不會成為深圳中技的“融資工具”,羅岑鐵路又會不會成為“融資靶子”。對此,賴文告訴本刊記者,羅岑鐵路存在困難的原因有二:一是歷史原因,羅定鐵路和羅定市政府的債務問題到現在還沒有解決;二是客觀原因,羅岑鐵路2005年成本預算14億多元,但是現在增加瞭十多個億。羅定和廣西方面已多次公開表示,打通羅岑線,連接南北通道洛湛線和廣東的三茂線,是唯一的出路。而百年夙願何時圓?目前還沒有明確答案。相比之下,羅定機場的出路可視為塵埃落定。梁雄民說,目前羅定機場隻能為部隊和航空學校用作訓練,發展不起來,仍處於虧損狀態,已經被充當資產“賣”給瞭當地信用社。“省裡面說在2015年前建立珠海、陽江、羅定等地區的低空航線,原來也一直在跟主管部門爭取恢復低空航線,但還沒有得到明確答復。”梁雄民說。回望“超前規劃”二十多年來,對於羅定當年舉全市之力建設“水陸空立體交通”的爭議還沒有停息過。《羅定市志》中一篇對1979至2003年的總結材料說:“個別建設項目決策,缺乏科學論證,過於超前或脫離實際,造成欠債過多。”直到2006年,“化解歷史債務、甩掉歷史包袱”,還是羅定市政府和財政局年度工作的重要任務。“羅定的機場和鐵路,本身就是超前的。在我看來,這兩個項目給羅定帶來的價值不算很大。”梁雄民告訴本刊記者,像當時建設機場,初可研報告就說是要虧本的。羅定市委宣傳部長陳宗欣則不這麼看。“到今天我們還在享受著當年鐵路、機場和港口建設帶來的效益。”“羅定的附城鎮在90年代末,生產總值僅有300萬元左右,後來一度降到150萬元,世界500強企業艾默生將雅達電子項目搬進來之後,成為羅定的納稅大戶。雅達的老板第一次來羅定考察就是坐直升機到羅定的。”陳宗欣一再向本刊記者強調,當時政府提出的“面向珠三角,溝通大西南,建設羅定市”戰略思路,到現在還是合適的。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稅系主任林江對本刊記者說,羅定的“超前規劃”在全國來說,並不少見。當初項目規劃時,對於還貸的考慮不夠周到。後來羅定從珠三角體系的肇慶分離出來,並由經濟總量較小的雲浮代管,招商引資的環境也受到一定影響。不過,林江更願意從“怎麼辦”的角度看這個問題。“超前並不可怕,怕的是沒有經濟實力支撐。”林江對本刊記者說,“羅定最艱難的時期已經過去瞭。現在面前的問題,一是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如教育、醫療和社保等,以此留住人才和企業,防止產業空心化;二是通過融資租賃、土地項目資源整合等方式,盤活現有資產。”同時,“羅定不要被歷史包袱拖累,要處理好同肇慶和雲浮的關系,融入珠三角。同時,在泛珠三角、東盟合作方面,雖然兩者目前進展不足,但羅定也面臨著潛在機遇。”“拉長看,放遠一點,都算不上什麼問題。”陳宗欣對本刊記者說,羅定建州有好幾百年的歷史。歷史和地理地位是磨滅不瞭的,4條高速最終在羅定交匯。再過十年二十年,或許是另一種情況。(瞭望東方周刊)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